聯系我們

北京博大京源科技有限公司
電  話:010-69315209
傳  真:010-69315209
手  機:15501051887
    13718926918
網  址:http://www.yahuj.top
地  址:北京房山區城關南里3號
歐盟對華光伏產業落下鍘刀
文章來源:北京博大京源科技有限公司  點擊數:2903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1

    歐盟對華光伏產業落下鍘刀

      歐盟的鍘刀落下了。即便針對中國光伏產業11。8%的臨時性反傾銷稅似乎比預期的緩和,但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利空。

      歐盟是中國光伏產品的最大出口地。2011年中國有近358億美元的光伏產品出口,其中70%以上是輸送到歐洲市場;2012年歐洲市場占我國光伏產品出口份額的一半以

    上。據稱這次超過220億歐元涉案值的光伏“雙反”案,可能成為中歐貿易史上最大的爭端。

      中國光伏企業為何成了“待宰羔羊”

      從去年9月歐盟啟動“反傾銷、反補貼”調查以來,中國光伏產業可謂風聲鶴唳。據業內人士估算,一旦開征懲罰性關稅,將導致中國大批光伏企業破產,造成超過

    3500億元人民幣的產值損失,超過2000億元的不良貸款風險和超過50萬人的直接人口失業。

      今年3月,中國光伏產業“排頭兵”無錫尚德因債務泡沫崩潰而申請破產,這就如同中國光伏產業內外交困的縮影。近年來,國內“光伏基地”遍地開花,全國31個省

    (區、市)均把光伏列為優先扶持發展的新興產業,有300個城市發展光伏太陽能產業,光伏產業基地超過100個。雖然中國連續3年成為全球太陽能電池的第一大國,但飽受

    產能過剩之苦的中國光伏行業卻不得不面臨又一輪大洗牌。

     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有關人士預測,到目前為止,這一輪“雙反戰”,歐盟已經“下了殺手”,就算在未來幾個月的“緩沖期”中有所妥協,也必然對中國光伏產品輸

    往歐洲市場的價格和規模,設置更高的壁壘。對中國光伏企業而言,“大企業拿到配額的機會更大,蝦兵蟹將們會死得更快”。

      事實上,歐盟內部對如此血腥的貿易戰也有不同聲音。上個月,據說在有關征稅的“摸底投票”中,德國、英國和荷蘭等18個成員國投了反對票。

      同時,代表歐洲600多家光伏企業的行業協會——歐洲平價太陽能聯盟發表聲明,認為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不僅傷害歐洲光伏產業,還會損害整個歐洲經濟

    。
      他們的研究結果顯示,如果歐盟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60%的關稅,將導致歐盟今后3年內失去24萬多個工作崗位,損失270億歐元的“附加值”。這之前,該協會還組織

    成員抬著仿制棺材,在歐盟總部外為歐洲光伏業“出殯”,示威反對。

      但這并沒有阻止歐盟委員會的決定。他們在6月4日晚宣布,自6月6日起,歐盟對產自中國的太陽能電池板及關鍵器件征收11。8%的臨時反傾銷稅,如果中歐雙方未能

    在8月6日前達成解決方案,屆時該稅率將升至47。6%。這僅僅比此前透露出的消息多出了兩個月的緩沖期。

      對中國光伏企業而言,“死緩”無異于立即執行。因為本來光伏產業就已進入薄利時代,中國產品相比韓國、美國產品的價格優勢很小,這增加的11。8%。關稅足以

    把利潤全部吞掉。

      中國光伏產業聯盟秘書王世江表示,“這一初裁結果貌似明顯好于之前的預期,但實際上足以將我國光伏產品驅逐出歐盟市場”。

      “歐盟吃定了中國”,經濟學家李才元認為,由于光伏產業已實現典型的“全球化分工”,而中國企業在光伏產業鏈上只是位居中下游,上游的核心技術、材料以及

    光伏生產設備等,都對歐盟有依賴,最關鍵的是中國企業還必須依賴歐盟市場,“他們抓住了你的軟肋,就算是增加關稅成本,你也不得不割肉飼虎,繼續出口。誰讓你

    既缺乏自主技術也缺少自主市場呢?”

      其實,早有業內人士對中國光伏產業嚴重“對外依賴”的情況發出預警。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副理事長孟憲淦兩年前就強調,技術瓶頸是中國目前可再生能源發展的

    最大弱點。在光伏產業,多晶硅生產的核心技術——三氯氫硅還原法被歐美企業壟斷,這個核心環節占成本的50%。

      當時,尚德董事長施正榮也疾呼,如果只注重制造不注重科研,造成“技術短腿”,只關注短期利益不關注長期效益,“殺雞取卵”,中國的“光伏神話”最終可能

    成為“光伏泡沫”。而如今,他的公司竟然兌現了這個糟糕的預言。

      當核心技術與核心市場都依靠國外市場時,一旦關稅變化或貿易戰打響,中國光伏企業就變成了“待宰羔羊”。而在風平浪靜的時候,礙于各地政府對新興產業“大

    干快上的沖動”,這些顯而易見的“瓶頸”并未得到重視。
      這是貨真價實的貿易保護主義

     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反映,在新能源核心技術上,往往是中國地方政府不愿意投入,“他們從自身利益考慮,認為投入大、見效慢,而更鐘情于上馬短、平、快項目,

    這樣只要把基礎設施建起來,搞技術引進,或直接進口,搞組裝、拼裝,產業做大了,地方經濟的數字指標好看了,但長期效益和利潤卻不一定有多少?!?/p>

      這一輪“雙反戰”,正是對中國光伏產業“畸形”發展的嚴峻考驗。財經分析人士席淑靜認為,“雙反”并不完全是壞事,“光伏產業曾經熱過了頭,熱得頭腦發昏

    ,‘雙反’這盆冷水澆下之后,潑滅了一些企業不切實際的擴張念頭,潑滅了中國一些地方政府上馬光伏項目的沖動?!?/p>

      她引用一位國內光伏企業總裁的話,“市場不是這么玩的,現在就是歐美教你應該怎么玩。過去光伏企業的玩法是拼價格,拼到最后誰也掙不到錢,先是國外有幾家

    光伏企業撐不住了倒閉,接著是中國自己也岌岌可危?!?/p>

      也許真到了對自身盲目擴張和無序競爭進行反思的時候了。李才元認為,金融危機后,網絡、電信和新能源等領域的戰略產業,各國都緊抓不放。比如,美國推進“

    再工業化”戰略,三一集團的風電項目就在美國吃了禁令;歐洲推進新能源革命牽引的“第三次工業革命”,中國光伏企業就成了祭品;再聯系到中國最優秀的電信企業

    華為在美國、歐洲都遭遇排斥,這說明當下全球貿易的生態環境正發生巨大轉變。

      “自由貿易幾乎被歐美放棄了,如今流行的說法,是要求公平貿易,不能補貼、不能傾銷,這實質上是貨真價實的保護主義?!崩畈旁f,“歐美的經濟政策是以國

    家利益為上的,什么有助于打造新興產業,推動新興市場,他們就實施什么,而不會受制于理論?!?/p>

      財經評論人士毛木子認為,原本歐洲市場被產能嚴重過剩的中國光伏行業視為救命稻草,如今卻被“逼到了海邊”。如果不想坐以待斃,國內市場的擴容是必然選擇

    ,相關引導政策也需要及時做好配套?!皻W盟此舉或將倒逼國內出臺政策力挺,帶動國內市場需求?!?/p>

      同時,在全球市場環境如此惡劣的情況下,國內光伏企業一貫賴以生存的“補貼”之路已經被堵死,政府“大概沒那么傻了”。 一方面地方政府財政吃緊,另一方面

    銀行也收緊了對光伏企業的授信。

      他說:“政府可能樂于見到一批產能落后企業死掉,并對一些有實力的企業進行國有化?!?/p>

      未來中國家庭的房頂會不會架上光伏設備

      事實上,當中國光伏產業不得不擦干眼淚、被動應戰之時,歐盟未必也就真能拿到好處。
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• 您采購什么產品?
  • 您采購什么產品?
操高跟秘书淫妇